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举牌潮再次出现国资系咄咄逼人或为混改铺路

2018-08-17 17:46:12

举牌潮再次出现 国资系咄咄逼人或为混改铺路

股价暴跌,跌出举牌空间,举牌潮再次出现。《红周刊》发现,国资系、同行业、私募和牛散多类型资金近期纷纷举牌上市公司。与之前的举牌大相径庭的是,在这一轮举牌潮中,以往颇为高调的保险系资金已风光不再,这与当前监管层的强监管措施不无关系。另外,一个市场举牌概念股上涨也寥寥无几,而且举牌指数还出现了下跌。

五矿信托的一位投顾向《红周刊》表示,上一轮举牌潮是2015年股灾后,众多机构趁股价低位出手举牌。近期尽管指数横盘,但个股却普遍出现了较大的下跌,此时进行举牌有利于降低举牌成本。

据统计,自今年2月以来,A股发生34起举牌事件,涉及公司有金科股份(000656)、天目药业(600671)、*ST金宇(000803)、开创国际(600097)、新黄浦(600638)、爱建集团(600643)等24家上市公司。进入5月份,举牌延续活跃。5月5日,上市公司开创国际公告称,小间科技与其一致行动人合计增持开创国际5.15%的股份;5月9日,上海华豚企业举牌上市公司爱建集团。

对于举牌的目的,上述投顾表示,本质上是举牌方看中了上市公司的价值,上市公司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三方面:1,融资价值;2,股权收益并表,这一点对保险机构很有吸引力,只要持股超过20%,即可以采用权益记账法将股权收益并入长期股权投资项目下,保险公司‘资产驱动负债’的发展路径也能持续;3,获得上市公司股权后开展资本和实业运作,举牌机构将旗下资产装入上市公司,双方的现有业务也可以产生协同效应,达到1+12的目的,典型案例是近期的融创举牌地产公司金科股份,融创借此加速进入西南的房地产市场,并有机会获得金科股份的地块和项目。

此外,上海师范大学金融学院的黄建中教授还从另外一个角度提出举牌方的目的。“每年2月份以后,企业年报陆续披露,企业在这一年的发展战略确定。”“通常举牌方在年初通过举牌获得发言权,之后提出资产重组/混改方案,从董事会、监管层、股东大会全程走下来,快的话也需要3个月到半年,这样就能在下一个年报出具之前完成流程。”

《红周刊》逐一梳理了举牌方详情,发现举牌方背景、目的各异。举牌方大致可以分为国资系、同行业、私募和牛散这几类举牌模式。

其中,焦作万方(000612)、爱建集团、天目药业、*ST金宇、金桥信息(603918)、武昌鱼(600275)的举牌方为国资系资金。国资系资金通常模式是由国资背景的股权投资基金、或者国资委下属企业来实施举牌动作。比如,爱建集团的举牌方华豚企业及一致行动人广州基金国际就有广州国资委的背景,在爱建集团大股东上海工商界爱国建设特种基金会表达了反对后,举牌方进一步提出将举牌升级为要约收购爱建集团30%股权。天目药业也遭到青岛市国资委旗下企业汇隆华泽的4度举牌,目前持股超过20%,与控股股东持股相差不远。

而中泰化学(002092)、荃银高科(300087)、国投电力(600886)、金桥信息等的举牌方均为同一行业。中泰化学与举牌方鸿达兴业(002002),都同为国内的大型化工企业,鸿达兴业称基于看好PVC行业的发展前景,认可中泰化学的投资价值才出手举牌,对此股吧中有投资者猜测,举牌目的或在于将双方的PVC业务整合。国投电力则被三峡集团举牌,举牌方同为行业内企业,也是国企。招商证券(600999)研究员认为,“这有利于未来三峡集团旗下的水电站和国投电力旗下的水电站实现六库联调,发挥水电的梯级调度效应”。荃银高科及其举牌方大北农(002385)则都是种子行业的上市公司。

此外,牛散和私募机构等投资机构也没有闲着

举牌潮再次出现国资系咄咄逼人或为混改铺路

,趁着股价下跌,牛散周岭松举牌了美欣达(002034)、牛散吕小奇举牌欧浦智(002711)、基金公司前海开源举牌了华闻传媒(000793)。

值得一提的是宏图高科(600122).2016年12月,宏图高科斥资22亿元现金收购文物艺术品拍卖机构匡时国际,收购协议中约定,匡时国际实控人需用一部分资金增持公司股份。此次匡时国际举牌及董事总经理举牌宏图高科即为履行收购协议。前述五矿信托人士表示,如果采用定增方式会稀释每股权益,“自去年9月重组新政后,宏图高科改为现金收购,之后收购标的再反过来举牌作为收购主体的上市公司,既避免了股权价值稀释,又使实控人获得了上市公司股份,同时真金白银的举牌也不失为一种正面的市值管理方式,这个‘收购+举牌’的方案设计充满了想象力,有望会被更多的采用”。

还发现,在近期的被举牌上市公司中,有一些市值小、主业不突出的壳公司也被关注。*ST昌鱼(600275)、*ST金宇、浪莎股份(600137)、美欣达等公司的总市值都在50亿元以下,市值最小的*ST金宇不足30亿元,上述公司2016年净利润均不高于2000万元。《红周刊》致电了*ST金宇董秘办,其工作人员表示。“我们与举牌机构北控清洁有过沟通,他们表示只是财务投资。*ST金宇确实有着明显的壳资源属性,对于后续是否会与举牌方有深入的合作,暂时还不知情,今年确定的目标是加大房产、尤其是公司存量商业地产项目的销售力度,尽快完成摘帽。”

在各路国资系资金中,北京和青岛国资委表现瞩目。北京国资系资金举牌了*ST金宇与金桥信息两家上市公司,青岛国资委旗下资金除了举牌天目药业外,还举牌了恒顺众昇(300208)。其中,青岛国资背景的汇隆华泽举牌天目药业后表示,不断增持的目的是希望与公司合作、提升公司治理水平,并为地方国资通过资本市场进行混改探索出适当的形式和途径,从而有利于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

对此,新时代证券首席投顾邢星认为,IPO高速发行下,不少壳公司市值已跌破40亿元。对于国资系的咄咄逼人,他认为,“今年处于混改发展年,国资系进入上市公司,主要目的是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和推进国改进程”。

不过,这次举牌潮对股价的刺激效果明显弱于上一轮举牌潮。在上一轮举牌潮中,以万科A为代表的被举牌公司股价飙涨。以举牌指数为例,该指数曾在2015年6月12日创出历史高点3611点(当天上证指数也创出了5178的牛市高点),此后曾于2015年12月底和2016年11月底两次逼近3600点,但之后一路下跌,近期的频频举牌也未能挽救举牌指数的走势,最近3个月来跌幅更是达17%,跑输上证指数。

邢星表示,近期以来A股整体环境并不好,除部分个股出现强劲慢牛行情外,不少被举牌的上市公司股价自举牌后出现泥沙俱下的局面,“对于股民来讲,不能一味地跟风,要具体看个股的行业发展前景、业绩表现,同时要看筹码集中度的表现”。

前述五矿信托人士也表示,这轮举牌潮总体上很低调,也缺乏一个类似多路资金疯抢万科股权的重磅事件刺激,股民事后跟进需万分谨慎。

(原标题:举牌潮低调 国资系咄咄逼人或为混改铺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