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银行

600亿美元的美团和王兴的秋千梦1

2018-10-24 18:29:21

600亿美元的美团和王兴的秋千梦

2013年3月29日,王兴发了这样一条微博:今天的小小进步是终于会写繁体的「興」字了。多了搞不来,至少自己的名字得先掌握,虽然似乎也没啥实际用途。

当时他或许没有想到,美团点评将以600亿美元的估值在一个使用繁体字的地区上市。

2018年6月伊始,上便不断传闻美团点评要登陆香港资本市场。数日的揣测在两天终于落下帷幕。美团点评6月22日正式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数据显示,王兴持有5.73亿股A类股

600亿美元的美团和王兴的秋千梦1

王兴等待上市的这一刻已经很久。在美团点评提交招股书中,腾讯持股20%为第一大股东,王兴持股11%。按照600亿美元估值计算,上市后王兴的身家大约66亿美元(约430亿人民币),成为名副其实的亿万富翁。世人可能难以想象,此前多次跻身富豪榜的王兴甚至需要向父母借钱来补贴家用。

从无奈售卖校内,到饭否被迫关停,再到今天美团终于要上市,12年已经过去,无论是当年尚能饭否,还是如今大杀四方,王兴的创业轨迹成为中国科技公司野蛮生长的非典型样本。

两次走麦城

很多人觉得王兴是个奇葩。你很难再找到一个人,创业失败了那么多次还要坚持再重新开始。比起他人生前二十几年的一帆风顺,这十二年显得惊险刺激。

王兴出生在一个家庭条件相当不错的家庭,用今天的话来说,是个富二代。他做水泥生意的父亲王苗在福建龙岩是首屈一指的富商,而王兴的祖父母也都是知识分子,祖父是高中教导主任,祖母毕业于厦门大学经济系。

王兴还有个大他两岁半的亲姐姐。他自己也在饭否发帖感慨过二人的人生分野。他们读一样的幼儿园、小学、中学,同一所大学甚至一个专业(清华电子系),一样去美国读博,虽然学校不同但最后都只拿了硕士学位。此后他们的人生开始分叉,姐姐加入硅谷的公司开始做芯片,而王兴选择了放弃博士学位回国做互联创业。

2004年从美国回来之后,他先创办了多多友,又创办了游子图,但这两个项目都没有激起太大的波澜。此后王兴开始研究海外的热门商业模式,在中国做本土化落地,之后的校内,饭否和美团都是如此。

当Facebook在美国创办一年多之后,王兴决定专注于大学校园SNS市场,并创办了校内。这个新项目终于有了成功的苗头,发布三个月以来就吸引了3万用户,成长迅速。然而当用户量暴增后,四处融不到资的王兴却没有钱增加服务器和带宽。那段时间,连公司员工的工资都是靠王兴向父亲借的50万在支撑,家境优渥的王兴可能在那时才第一次体会到缺钱的感觉。最终他只能接受千橡互动集团CEO陈一舟的收购,之后校内改名为人人,并在2011年在美国上市。

王兴没有安静太久。很快他又创办了第一个中国版Twitter,饭否。这次王兴不再缺钱了,市场也很认可,连创始人之一的张小龙都是饭否的忠实用户。但彼时的王兴还不知道运营一个具有媒体属性的平台需要怎样的谨小慎微,2009年7月7日晚,拥有百万粉丝的饭否因为不当言论被关停。一个月后,新浪微博诞生,并成功发展为中国最大的社交平台之一。即便一年多后饭否重见天日,但人间已是新浪微博的天下。

若干年后,王兴再对媒体谈及校内的被收购,饭否的被关停,都表现出一种相当淡然的态度。提起校内,他觉得这纯粹是一个商业的事情,被低价收购不能算不公平;提起饭否,他觉得如果不能解决,那就当作一个沉没成本move on。

他真的move on了,开始对标美国Groupon创办美团,前两次的经历似乎只是让他变的更成熟。这或许与他的成长环境有关。美团一位高管在接受《人物》采访时曾说,“他父亲如果不算龙岩首富的话也是前几名,这也许是一个因素,一般人要经历校内和饭否两次打击肯定挺不过来。”他认为是王兴优渥的家境培养了他从小对钱不计较、不短视的眼光以及对沉没成本的承受力。

烧钱和补贴

虽然美团创立之初是受到Groupon的启发,但王兴并没有打算止步于团购。这些年,美团的业务范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外卖,酒旅,到店餐饮,打车,收购摩拜,布局线下生鲜,这个公司的发展好像没有边界。

王兴在不停地扩张,不停地出击。他认为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而美团的核心就是服务,就是那句公司使命“We help people eat better,live better”。他思考的是美团怎样给用户提供更多的服务,在这种思维和使命下,凡是最终要发生的,他就会选择合适的角度进入。

这种多元化服务似乎是横向且不专注的,但在王兴的眼里这些业务都有着共同的目标:“仔细观察所有垂直领域后,你会发现他们总会在某个用户群体形成交集。而就餐、点餐、看电影、旅游、租车的用户,基本上就是同一群人。”他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在各个垂直行业做更深层次的连接。

其实这也是为了解决美团自诞生以来就不断面临的一个质疑。团购在商业模式上是通过补贴来为用户省钱,但最终获取到的是一批低价至上思维的用户,忠诚度很低。他只能通过提供更多服务使公司获得安全感,同时希望用户拥有更多的依赖感。

美团如今拥有的外卖,酒旅,到店餐饮,打车四大业务中,外卖是估值中最重要的支撑。2017年美团点评交易额达到3600亿元,美团外卖交易额为1710亿元。这意味着外卖业务占美团点评整体交易额达到47.5%。

同时在酒店旅游方面,第三方移动互联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今年3月美团酒店以2270万的单月间夜量(单月酒店房间出租率)首次超过携程、去哪儿、同程艺龙的总和。

但无论是外卖,酒旅还是打车,业内都有强劲的对手参与竞争,美团只好继续依靠补贴这个老方法抢占市场。到目前为止,外卖和打车两项业务还没有实现盈利。作为王兴提高估值重要利器的美团打车,虽然依靠补贴在南京和上海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上海之后便再没有进入新的城市。另一方面滴滴外卖却在直逼腹地,不断开新城。

王兴好像又走到资金短缺的当口,即使在2017年接受采访时自信满满的表示有30亿美元现金储备,外加新一轮40亿美元的融资,但由于新业务的布局以及烧钱补贴,收购摩拜,到了今年4月账上能用的只剩34亿美元。

国内知名的投资方基本都已经投过了美团。而王兴又是个不甘做提线木偶的人,想要把控制权攥在自己的手中。如果美团未来一年还要继续这样补贴烧钱的话,资金将会用尽,但短期内又看不到别的玩法。上市似乎是眼前补足现金流唯一的出路。

王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希望美团努力成为一个大到可以靠核聚变发光的恒星,而不是一颗短暂绚烂过的流星或者一颗长久存在但自身不会发光的行星。这既是王兴的愿景,听起来也很像美团一直在沿用的发展路线。

王兴不是一个神秘的人,他不吝啬于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或者展露自己的生活。观察王兴的人习惯于去翻他的饭否,从2007年创办至今,他几乎每天都要发五到八条动态,十年里积累了一万多条。6月中旬有几天他没有更新,甚至有人开始猜测,是不是因为他在为美团上市而奔走。

《财经》问他为什么一个外界以为很内向的人,会在饭否有那么强的表达欲,他只是解释说“饭否的表达形式决定它是负担最小的,我有一句话想说就说了”。即便在提起饭否当年被关停时,也表现地云淡风轻,他对饭否的真实感情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发的状态不是一个资本大佬经营的公关形象,更像是一个小号。他在上面保持了相当程度的克制,只谈生活,不谈工作,一万多条状态里与美团有关的信息大概只有几十条。无论是被舆论看好还是被唱衰,这些似乎都没能影响到他的心绪。

他喜欢在上面聊音乐,每逢冬至或者夏至这样的节气都要搜寻一下相关的歌曲。他似乎经常听陈粒的歌曲,时不时会出来点评一番。心血来潮想听《我的滑板鞋》也要发条状态。他喜欢看美国大片,但也认真看了国产片《致青春》,突然会感叹“或许可以重看一遍《大话西游》了”。

他会分享很琐碎的生活,眼前见到的景象,突然的感慨,遇到的有趣的人。他的签名可能解释了一些问题,“如果我一整天都没看到、想到、或做过什么值得在饭否上说的事,那这一天就太浑浑噩噩了”。

但丰富的表达往往需要建立在十足的好奇心上和广泛的兴趣上,这个沉迷于英文单词翻译,名词推敲,古文明影响,甚至刀具使用的人便是如此。他甚至会去数一下26个大写英文字母里有几个是对称的。这可以解释他为何不断创业以及美团的四处扩张,这样一个人他有太多的兴趣点想要去涉足,不去做他便不会甘心。

6月21日,王兴在饭否更贴说,“突然想起来我很久没荡过秋千了,荡得很高很高的那种”,不知道这几天是不是到了他人生荡起秋千的日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