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证券

王怀南我要改变中国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改变两

2019-03-19 18:12:23

王怀南:我要改变中国,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改变两类中国人

晚上七点半,刚刚参加完GES(Global Education Summit)未来教育大会的王怀南略显疲惫。但在匆匆用过几块曲奇后,他便迅速恢复了下午时的神采奕奕,并开始接受品途的采访。像这样连续两天满档的行程安排,在他十年的创业生涯中不过是「寻常日子」。

在某种程度上,王怀南更像是一位虔诚的布道者。他带着宝宝树的使命而来,站在GES的聚光灯下,面对来自全球顶级的教育专家和政商领袖,正式宣布宝宝树进入早教领域,并激情澎湃地讲述着让中国「幼有所育」的早教理念。他做的事甚至引起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关注。

其实,早在九年前,宝宝树就曾试水早教,但是浅尝辄止。王怀南坦言,在那个时间点做这件事并不合适,但「在宝宝树十年发展的时间表上,我们对早教这件事一直念念不忘」。

可以说,这是一家互联公司对于「早教领域」久久不能释怀的梦想。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如今,到了王怀南和宝宝树「圆梦」的时候了。但他这个梦想,却不是为自己实现的,而是为无数个中国母婴家庭。

宝宝树「十年」,没败,就是胜了

品途创投在专访王怀南前,曾专门小范围调研了十余位妈妈/准妈妈,发现她们之中,仅仅有一位没用过宝宝树的产品,其他都在孕期和养育期使用宝宝树产品,并且是深度用户。这个不是很严谨的调研,某种程度上已经证明了宝宝树在母婴市场巨大的影响力。

但这个最懂得妈妈们的产品,却是由几个大男人创造的。

十年前(2007年),王怀南辞去谷歌中国的高管职位,与邵亦波、孙至俊联合创立了宝宝树。创立之初,母婴行业并不被资本所看好,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一个红海市场,且难有大的格局。但是,就是在这样一个看似艰难的赛道中,宝宝树不但做出一片天地,还取得了卓越的成绩。

如今,宝宝树已经成长为囊括互联社区、商业服务(涵盖商品、早教、大健康、金融、旅游、家庭服务等)、原创内容、KOL矩阵在内的巨型母婴互联平台,每月独立访问量高达2亿。旗下品牌、宝宝树孕育、宝宝树小时光、美囤妈妈等发展迅猛。

提及宝宝树的创业历程,王怀南坦言,没有人一开始就能看明白所有事情,很多东西是需要在战斗中去考虑的,然而什么东西该做,什么不该做,只要回归企业的初心和使命就不难决断。「建筑一个以互联为基础,但不拘泥于互联的爱的平台,让全中国的年轻父母在分享和交流中培养健康、有爱、智慧、勇敢的下一代——这是宝宝树的初心,也是贯穿始终的使命和愿景。」

有了使命的驱使,剩下的就是整个团队的不断突破。虽然每一次拓宽边界都是痛苦的挣扎,但宝宝树却精准地捕捉到了中国互联发展过程中的几次重大变革:从PC端向移动端迁移,从工具端向社群迁移,从社群向社群+电商迁移。一番改变后,宝宝树渐渐展露出一家互联公司所应具备的「基因」。

「当初很多人都认为我们没有互联公司的基因,我认为,是否有基因应该是相对来说的。中国互联不过二十年历史,没有人在大学里受过这方面的教育,更不存在‘互联产品设计’这类专业,因为产品端是一件永远无法完成的雕刻品,没有人可以教你怎么做。」王怀南感言,只要拥有学习力和感悟力,「坚持下去,没败,就是胜了」,因为多数人「早已倒下」。

王怀南举了电商的例子,「宝宝树做母婴电商已有两年半时间,我们从比较懂传统电商到完全掌握C2M闭环电商,有了质的飞跃。宝宝树也做到了行业最好的规模和最健康的盈利水平。互联战火纷飞,这是一场残酷的战争,我们在做电商的过程中,前前后后换了六任总经理,走了几百号人。」电商这条路,使命驱使,代价巨大。

这期间,王怀南也总结出了一套个人的领导哲学。他说,很多人不是败给了对手,而是输给了自己。因此,做企业不要跟着竞争对手走,而是要跟着自己的初心和使命走,跟着用户的需求走。在战略上,领导者需要像雄鹰一样在一万尺的高度看着自己的战场,明确产品和布局,面对竞争对手,可以「上下翻飞」看准了扎下来,一头打过去。在产品上,不要考虑竞争对手,要以用户需求为导向来找方向感。

一场硬仗刚刚结束不久,2017年,王怀南给宝宝树立下了又一个「十年目标」——幼有所育,病有所医。王怀南带着归零的心态,将早教事业作为宝宝树未来发展的重中之重。

与九年前不同的是,如今的宝宝树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知识、数据,以及长期建立的品牌和信任。但是这一次,他仍然做好了再「扒一层皮」的准备。「张邦鑫做好未来、俞敏洪做新东方都用了十几年、二十几年,今天我们宝宝树想在幼教这个领域突破,我觉得不扒一层皮不太可能,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做「早教领域的星巴克」,首创妈妈合伙人模式

王怀南和宝宝树的确做好了准备,是有备而来的。宝宝树成立的用户研究院,专门做用户分析研究,除了用宝宝树多年积累下来的庞大数据库,研究院中的专家们也实地一一下沉到线下走访。

今年年中,宝宝树用户研究院做了300户入室调研,每户最少聊三个小时。在走访中,三分之一的妈妈妈聊哭了。专家调研员们发现,妈妈们普遍有轻度的产后抑郁症,睡不好,吃不下,脾气暴躁。但是,由于缺乏了解,家人还不停的要求「你要多吃,你不吃孩子吃什么。」

妈妈们普遍感到焦虑、孤独、缺乏价值感。养育宝宝是繁琐的,但她们的身心健康却没有完全得到家人的了解和理解,她们的心态是失衡的,在失衡状态下,生理都受到影响。更为严峻的是,她们还承担着教育孩子的重任,无时无刻的焦虑感更让妈妈们力不从心。

这是个令人担忧的现象。母亲是宝宝们最依赖的人,如果她们不能愉悦生活,又怎么能照顾好宝宝们。所以,经过半年的调研和研究,宝宝树决定做的不仅仅是早教中心,而是重新定义这个线下这个中心:一个既呵护妈妈,也呵护宝宝的育儿俱乐部。不仅是宝宝在玩,妈妈也可以进去跟着玩、休闲放松,是一个「社区中心」。

生命是神奇的,从怀孕到历经阵痛孩子呱呱坠地,蹒跚学步到呀呀学语,孩子成长的背后是妈妈们的共同成长。养育下一代是人生中最美好和神圣的,也是一个家庭最重要的事情。

作为妈妈们最信赖的朋友,宝宝树深知其中的重大,所以王怀南一再强调初心和使命的重要性,「我们一系列的战略、战术都不过是围绕这两个词而展开的。我们的使命是培养中国的下一代,当我们把企业初心落在这句话上的时候,不管做早教难与不难,我们都得做下去。因为这是应该做的事,这也是我选择在母婴领域创业而非其他行业的原因。」

为了做好线下中心,王怀南提出了一套「幼教」牌的新打法,提出了优质早教的五大标准:

1、最好的早教是星罗棋布于中国社区的全民早教,让全国各地的孩子获得同等公平的早教机会;

2、最好的早教是能让孩子释放天性、以「玩」为学的早教,让孩子通过游戏自主探究以便了解自己及所在的世界;

3、最好的早教还应该帮助妈妈们摆脱焦虑与无助,获得充分的支持与自由,实现自我价值,拥有良好生理与心理状态的妈妈是孩子最直接的早教;

4、最好的早教还应该让老师劳有所得,师道尊严,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促进早教产业的健康发展;

5、最好的早教应该融汇了先进的科学技术,实现智慧育儿。

因此,宝宝树不再局限于提供线上育儿知识与早教产品服务,而是正式走到了线下向早教梦想进发,为中国年轻家庭打造符合以上标准和品质的社区早教。

而要做到以上几点,「早教事业」,就必须兼具「量」和「质」。首先,早教布点只有具备量的基础,才能做到便利性和资源分布均匀,这样才能实现普惠早教;其次,分布到全国后,质量要同样优秀,「不能说拿一笔钱连锁、加盟后就什么都不管了。」用王怀南的话说,宝宝树要像星巴克一样,做生活半径里的「早教」。

为了至善至臻,宝宝树联合了美国知名玩具制造商美泰旗下的费雪品牌,双方共同打造这个线下社区连锁早教中心——「宝宝树费雪育儿俱乐部」,为全国岁宝宝提供日托+早教服务。其中,费雪提供品牌形象、经典IP版权体系,宝宝树的剑桥育儿专家提供专业教研服务。

在运营上,王怀南借助原创音频栏目《喃喃之声》两次发声,号召妈妈们加入到宝宝树的早教事业中,和宝宝树一起创业。此外,他还和高管团队一起做起了直播,全面阐述了合伙人计划。

节目播出后,引发了许多妈妈们的共鸣,现场收到了数万份意向信,效果惊人。有的妈妈说,想参与合伙人计划是为了能找回自己的价值感,不想和另一半的距离越来越远;也有的妈妈说,不想做个平庸的母亲,创业能给孩子做个好榜样和给孩子好未来;还有更多的妈妈说,非常认同宝宝树的社区早教理念,加入项目是出于对宝宝树的信任。

信任是脆弱的,只能慢慢来,绝不辜负它

耕耘母婴领域多年,「信任」两个字让宝宝树和王怀南最为感动。成长中心妈妈合伙人计划大受欢迎,也正是妈妈们信任的回馈。

其实,选择母婴市场,多多少少有点「命中注定」的感觉。在创业之初,王怀南曾目睹小区里两个妈妈相遇,迅速因育儿话题而熟络起来。那一刻,同样有了孩子的王怀南暗自设想——这正是他想要创造的互动场景。

也正是这种场景式关怀的触动,让他义无反顾地杀入了母婴行业,并开启了无尽的探索。十年探索下来,如果说收获的最丰厚的财富,那就是获得了用户的「信任」。

如今,宝宝树已经不仅仅局限于社区、电商亦或是家庭教育,而是满足中国年轻母婴家庭用户需求的巨大入口,这一入口已经获得了业界的高度认可,并由此获得了复星集团领投的逾30亿人民币融资,为人们打开了更为巨大的想象空间。

在这之前,王怀南沉淀了10年。在早期,宝宝树就有巨量的活跃用户,当时社区氛围相当温馨和谐,妈妈们的活跃度很高,在母婴领域具有极高的口碑和粘性。不断有人劝王怀南要进行商业变现,但他一直不愿打扰到用户,不愿破坏这份用心培育起来的社群氛围和妈妈们的信任感。

或许,在王怀南看来,母婴「市场」的独特性在于,不能仅仅将其看作是「市场」,而是要直抵核心——这是关于生命的创造与延续,是每个人心中最柔软和最温暖的地方。宝宝树并没有把妈妈们简单的看作是「用户」,而是亲人朋友,双方是建立起的是信任感。

而信任是脆弱的,王怀南深知,信任无法被迅速催生,只能认真地、慢慢来。

因此,他从未焦虑过宝宝树的成长速度,「创业不是一年奔袭,或者三年革命,要想到十年之后,几十年之后。我不会因为别人说我们快慢而担心,我最在意的就是我们能做得更好,却没能做到。」

几年间,他看到数家公司充满争议,或采取非正确的手段获得商业上的成功,这不是他要走的路,「这不能形成正向循环,真正的百年老店都是正循环公司。做最优秀的产品和服务,有最优秀的商业模式,不断的滚动。」

如今,在社区、电商等业务已经沉淀下足够的信任后,宝宝树才仔仔细细地将服务延伸,它会慢慢构建起一张服务妈妈和孩子们的络,这张络每推出一项产品目的也正是让妈妈们更好的养育宝宝。今年4月,宝宝树与众多国内知名医生、专家合作,将母婴医疗知识整合推出了大健康「开讲」产品服务,一经推出,每堂课都吸引了众多用户报名,在课堂上用户活跃度居高不下,提问环节中平均1秒就有1个提问。

「开讲」和早教中心妈妈合伙人广受欢迎的背后还是——妈妈们信任宝宝树,也自然会认同它所做的。所谓「痛点」也正是满足了人们最真实的需求。

妈妈们和宝宝一天天的成长,长大了的他们,是否有一天不再需要宝宝树了呢?

这也是外界有所担心的

王怀南我要改变中国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改变两

。但王怀南并不担心:「我们为刚出生宝宝打造的东西,等到他学龄后是否还能用下去?显然不可能,这是行业的残酷性所在。」正是这种行业的特殊性,使王怀南逐渐发现,产品的意义并非是无限地、无必要地拖延下去,而是在人生每一个阶段的痛点处,去完成它。「所以,十年来我都不太觉得有遗憾。我们在每一个节点上都尽了全力,做了在当时我们觉得最应该做的事。」

这也是一个「永远年轻」的新生行业。每年2000万母亲孕育新生,这其中绝大部分是没有经验的,并且大部分城市新妈妈还是新城市人口,现代的育婴理念与传统家庭的方式有些不容忽视的冲突。她们极度渴望「前辈」们的经验,也极度需求专业的指导。

所以,每年都有新鲜血液加入「宝树一族」,每年都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我们的用户永远不会随我们一起老去,这正是母婴行业的美好之处。」

因此,王怀南从未把留住用户作为首要,而是服务妈妈们,不断建立起信任,想如何能够在产品上服务好妈妈们和宝宝,共同成长,直至服务整个家庭。宝宝树在C2M、大健康上都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在调研中还发现爸爸、准爸爸们同样不知道怎么关心妻子和孩子,不知道该做些什么,面对新生命也是手足无措,倍感需要指导,因此宝宝树也推出了宝宝树孕育爸爸版。

这是个关于生命从种下到成长的事业,未来,还可能是更为长远的。正如王怀南所说:「这个链条从我们架起,可能会延续到‘学而思’,再往上可能会是‘新东方’、‘成人职业教育’,甚至是‘退休教育’。」王怀南甚至打趣地说道,「中国的人口结构正在发生变化,我甚至在想,有一天说不定宝宝树会做一个‘老橡树’站,给爸爸、妈妈那些老去的人。」

在与王怀南的对话中,他时常会冒出诸如「老橡树」的各类新奇想法,似乎做「宝宝树」这一件事儿并不能满足他所有的头脑风暴。他关注中国的电子商务如何从「琳琅满目」走向「严选定制」再走向个性化定制C2M,关注线上线下如何才能打好「组合拳」,甚至,他对于人生创业的主意也不止宝宝树现有的产品。

在王怀南看来,像宝宝树这样影响着中国母婴人群及其人之初阶段的公司,必须要用正确的方法做正确的事,并且取得商业上的成功。「我们要在商业上赢得非常漂亮,成为一家优秀的、正向循环的公司。

附录

对话王怀南

品途创投:宝宝树最开始从社群切入,到之后的电商,如今又开始做早教,您是如何摸索出现在这些业务的?

王怀南:任何一个行业,你的格局小,你就做的小,格局稍微大一点,可能就能把边界拓宽一点。所以其实我们每一次拓宽边界,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使命感的驱使,同时也是一种能力上的挣扎。使命驱使我们,就算挣扎也要走过去。

每个业务发展两三年以后,我们发觉市场也都会进入一个新的角度,但这件事情只要我们没败,就是胜了,因为其他人已经结束掉了。比如说,我们从PC端向移动端迁移,这是两年半前的事,我们从工具端迁移到社区,从社区端迁移到社区+电商上,当时大家觉得这个事情不可思议。但是我认为,有没有基因是相对的,中国互联也就是20年历史,你会发觉没有任何人在大学里受过这方面的教育,互联、产品设计这个专业不存在的原因,就是因为没有人能够教互联产品设计这门课。所以我们都是在挣扎中往前走的。

既然如此,只要是对的事情就坚持做。最后你会发现一件事情坚持两三年,要么走不通,要么就能成功。到今天为止,我们的重要转折,或者是重要的边界突破、边疆的突破,都还是成功的。

品途创投:宝宝树每一次拓宽边界,是如何突破的?

王怀南:使命和初心很关键。所谓的战略、战术,是在你自己定义的未来中,有没有那么一件事情是需要你去做,而且绕不过去的。比如说这一次,我们从线上突破到线下去了,还是回归我们的初心和使命,我们要利用互联、高科技,搭建中国母婴家庭的平台,然后要培养健康、有爱、智慧、勇敢的下一代。回归到这一点,你没法不做早教了。不管这个事情难与不难,我们都得做下去,因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是使命驱使。

我以电商为例子,宝宝树的电商今年做了两年半,但我们是母婴电商里规模最好,也是最健康的,健康就是盈利。后来我仔细回想,我们的电商前前后后走了几百人,经历了六任总经理,所以感悟的代价是要残酷的进行一场战争,尤其是互联行业战火纷飞。所以使命驱使,代价巨大。

我猜想,我们做教育会比电商的战争更惨烈。刚才听好未来张邦鑫和新东方俞敏洪的对话,我都觉得一身冷汗。人家用了十几年、二十几年做下来的东西,我们今天想突破,尤其在幼教上突破,不扒一层皮是不可能的。我做好准备了。

品途创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初心?

王怀南:我要改变中国。或许这么说有些抽象,但我觉得如果要改变中国,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改变中国人;要改变中国人,只有改变两个人人群:孩子和他们的母亲。

品途创投:宝宝树宣布正式进入早教,这一次您准备好了吗?打算怎么做?

王怀南:肯定不可能说准备好了。我们的早教梦想从一开始就有,宝宝树是O2O最早的践行者,但这在那个时候并不是一个最好的时机。

很坦率的讲,现在我们累积了相当多的知识,用户的数据以及信任。但我也不知道最后做好了是什么样子,因为这是一个正在发生的创造过程。在这个创造的过程中,团队中的任何人都能决定某一些方向的小改观,这是一个很让人兴奋的过程。是否准备好了,我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有多少坎坷在等着我,我只知道我们必须做下去。

品途创投:您觉得中国最缺少什么样的早教?

王怀南:今天中国最多的早教是运动型的早教和英文学习的教育,如果你说小孩子人生中只有一个窗口可以精心的发挥一下自己,那就是学龄前。学龄后会有各种各样的制度牵扯,要走向应试教育,但是6岁、7岁之前,以快乐为唯一使命的早教是最重要的,其它东西都退居其次。

品途创投:你最近说过,要将宝宝树早教做成「中国的星巴克」,为什么?

王怀南:我觉得早教首先资源要分布的均匀、公平,最后才能做成普惠的早教。在这一点,我提到星巴克的原因是,我发觉早教的便利性是最关键的,就是父母愿不愿意带孩子经过几十公里、十几公里去上一个早教。我们经常发觉80%的人说要上早教,结果只有15%的人去了,很大的原因在于不方便。所以,星巴克式的早教有两层意思:第一、数量多,方便;第二、有品质,全国的服务感觉都是差不多且优秀的。

品途创投:如果要实现这个目标,最需要解决的是什么问题?

王怀南:第一,在你家边的那些早教是否最够的好玩。第二,是否足够的有你觉得各种各样可以给孩子带来进步的东西,那就是内容。需要解决谁是早教的最终拥有者,宝宝树自己做,还是采取连锁、加盟的形式?但连锁和加盟形式通常难以保证质量,很多人可能收一笔钱就什么都不管了。所以要有一条真正打破常规的路线,我们想到要让妈妈来跟我们一起走过这个创业的过程。

所以,我看早教:第一,以玩为主;第二,要非常认真的观察用户的行为,从中产生巨大的数据、数字,让数据成为改善下一步的教学最好的路径;第三,关注家长。以往从来没有人在早教上关注过家长,特别是母亲的身心健康,她们如果不健康,就没有身心健康的孩子。关注她们的最终目的是不要在育儿的过程中失去了自己,变成了孤独、无缘无助,没有人欣赏,没有自信的妈妈。关注用户,从来都是宝宝树自己的基因。

品途创投:宝宝树未来会如何应用你们的大数据?

王怀南:宝宝树天然是一个大数据库,而且很精准。我们清晰的知道这些妈妈的宝宝多大,住在哪里,消费习惯是什么,经济条件大致是什么样的等等。所以我们首要目标是把现有的东西做好商业化,然后才是一层层的深耕。我不认为大数据这件事情是一个多么邪乎的事,好像突然从天空中掉下,其实它只不过是移动互联让数据量集中爆发而已。

我觉得,我们还是要朴素一点,今年做好精准人群的产品和知识推进,然后稍微往前推若干步,看看我们还能给这些用户提供什么样的解决方案。比如说,宝宝树想做好一个社区+电商平台,除了产品和服务,我们还能满足客户什么需求,我们怎么通过大数据发掘这些要求。我们相信,最后每家公司都会做严选模式,也就是所谓的精挑细选;而也许我们真正的归宿是定制,为用户定制他们最需要的产品和服务。

品途创投:听过几期您亲自主持的音频节目《喃喃夜话》,为什么要亲自做这样一个节目?

王怀南:一个人在什么地方花时间,代表了他对什么东西关注。我最近关注的东西当然是线上和线下怎么样打组合拳,我关注社区和电商如何真正的合二为一,我关注中国的电子商务经过了20多年的变化,如何从琳琅满目、鱼龙混杂走向严选、走向定制,同时我也关心着新媒体。

你会发现关心是一回事,真正去了解是另外一回事。了解的方法有两种:第一,去调研,你去听一听,但那都是隔靴搔痒。第二,亲自做一遍。任何的东西,想要真正的了解它,必须打破那层窗户纸,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做几期。做就不能怀着玩票的心态,到今天为止我做了10期左右的《喃喃夜话》,你做着做着会感觉到内容创业者那种手感的重要,内容创业者的孤独,内容创业者团队的重要性。即便就是10期,这里面各种各样的精髓也呈现出来了,有点意思。

品途创投:GES峰会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也对宝宝树产生了兴趣,在国际化方面您是怎么考虑的?

王怀南:GES大会上,张邦鑫和俞敏洪对话,也谈到两个公司的国际化路径。如何回答国际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思路。俞敏洪老师认为国际化需要采取试点的方式,把中国的东西带出去,把外国的东西带进来;张邦鑫是想通过投资的方式先去试一试水。但我不从这个角度想这个问题。

每一家公司创始人的定位都是不同的,我们是一家互联公司,三个创始人都是海归,海归的时间都在10年-20年之间,所以我们在国外的经历是非常深厚的。对我们来说,只要想到了场景,选择在哪个市场切入,难度是差不多的。也就是说,如果当年我在美国,我可能就选择了在美国以这个事情为切入点。

所以在中国做好了,我们必须要走向世界。任何一个产品如果限制在某个语言里,我觉得都是不可思议的。只不过中国恰巧运气比较好,人口红利比别国大。但是今天在美国的市场上,英国的市场上,也有我们广大的目标人群,但这些人群在孕期受到的呵护其实比中国妈妈少很多。没有一家公司提供了这样的服务,在这个基础上,我真的觉得我们可以出海,我们应该出海,同时我们也有出海的经验。

品途创投:宝宝树过去的发展得到了资本有力的支持,如何考虑给资本的回报?上市的压力大吗?

王怀南:不大。资本对一家公司来说,更多的作用是助推器,有时候筛选也是在这个领域发生的。资本是需要的,但更要是健康的。健康的资本就是愿意跟我们长期绑定,不是听说明天风风雨雨,大家就把股票卖了。另外,资本在关键的时刻能给我们必要的提醒。比如说,有一个机会出现了,你是否对这个新的技术足够的尊重等等。

品途创投:如果把宝宝树比作一个孩子,您对宝宝树这个孩子、产品满意吗?

王怀南:如果用实际的结果来看,我还是满意的。今天有许多中国妈妈都在用宝宝树,更关键是大家信任宝宝树。信任这件事情必须谨小慎微地做,只要犯一次错误,所有的「存量」就都完了。所以在宝宝树十年间,我们没有把用户给我们的信任剥夺掉,而且是一层层逐渐地建立信任。从这个方面来讲,我是满意的。至于具体的产品端,那是一件永远完不成的雕刻。

品途创投:一路走过来,是否有过遗憾?

王怀南:不太觉得有遗憾。遗憾的定义是你会不会想「如果是这样,那就更好了」。我觉得我们在任何节点上都尽我们的全力,做了对那个时候的信息分析,我们得出了那个时候觉得最应该做的事,无论是事后觉得当时是错的还是正确的,这都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不遗憾不代表我们满意我们做的每件事情,不遗憾不代表我们对的东西比错的东西多,而是,我们重大的决策肯定是正确的比错误的多,否则我们不能走到今天。

品途创投:未来两年,您希望宝宝树做到什么样子?你给宝宝树画的一个版图是什么样子?

王怀南:我希望我们继续影响着众多中国的备孕开始到孩子学龄前的妈妈。现在宝宝树每月独立访问量2亿左右,我觉得保持不容易。在另一方面,我们像珍爱眼睛一样珍爱我们的品牌,我希望我们的品牌美誉度和知晓度是一样高的。

我希望在中国做出一个样板——这家公司用正确的方法,做正确的事情,而且取得了成功。今天我们看到很多的例子是一家公司用非正确的方法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但一个真正的正向影响了中国母婴人群和人之初阶段的公司,需要在商业上赢,而且需要赢的非常漂亮。所以我希望宝宝树在两年之内,成为一家优秀的,在商业上极大的震惊了中国创业界、企业界的公司。

品途创投:宝宝树会是您最后一次创业吗?

王怀南:我不会是一个单纯的投资人,我也不是一个造硬件的人,我最喜欢且擅长的是,为某一类人群,在某一个地方,在民生的某一个领域做点事,让他们的状态好一点。所以其实我对人生创业的主意不只有宝宝树一个,我会尽量把所有的想法都合并同类项,融入到宝宝树中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