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宏观

发改委钢铁去产能任务有望10月完成煤炭力

2018-11-25 17:47:27

发改委:钢铁去产能任务有望10月完成 煤炭力争11月完成

国家发改委于10月25日召开发布会,介绍“双11”电子商务信用建设有关情况和去产能工作进展情况。

发改委表示,钢铁全年去产能任务有望在10月完成,力争煤炭全年任务在11月完成,部分地区和企业全年去产能任务已完成,去产能验收工作力争在11月底前完成。

今年7月以来煤炭需求阶段性恢复增长。预计中国2020年煤炭需求41亿吨、产能约46亿吨,供大于需的局面不会改。

钢材价格整体呈上涨态势,钢材整体库存量低于上年同期。

去产能下的“煤荒”:多地紧急部署电煤调度 发改委要求定向增产

“暂时供应正常,后续就看情况了。”10月24日,中部某省发改委电煤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谈起当地目前的电煤供应时说。

此前有数据显示,该省近期电煤库存已降至240万吨左右,比去年同期减少了50%,且各主力电厂电煤库存情况极不均衡,平均可用天数已不足20天。

国家发展改革委数据则显示,在全国近期按照要求加大煤炭生产后,10月10日,全国重点电厂存煤5988万吨,比8月末增加918万吨,增长18.1%,可用19天。

这表明,随着今冬采暖季的到来,部分地区煤炭供应紧张的局面开始出现

发改委钢铁去产能任务有望10月完成煤炭力

,“煤荒”景象并非空穴来风。10月以来,包括湖南、贵州、云南等地相关部门纷纷召开相关会议,强化电煤调运,确保电煤储备任务完成。

国家发展改革委在近期召开的煤电油气运保障工作部际协调机制第十一次会议上指出,进入冬季后,采暖负荷逐步加大,煤炭消耗将有所增加,同时增加的产能释放将有序到位,大部分地区煤炭供需基本平衡,少数地区平衡偏紧。

针对少数供应偏紧地区,发改委要求定向增加部分产能投放,强化对电煤供应偏紧地区产运需的综合协调,积极采取“以煤定电”、“以热定电”等有效措施。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贵州省于10月18日召开了全省电煤供应保障紧急电视会议,研究解决当前全省电煤供应紧张的问题。并成立了煤电协调调度领导小组,组长由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秦如培担任。

该小组办公室的任务是,强化电煤和电力供应日调度,定期对各地区电煤保供和各发电企业采购电煤情况进行动态分析,提出对策建议和工作措施。

此前10月 9日,贵州全省火电厂存煤可用天数9.8天,进入黄色预警状态。

不过,煤炭紧张的还不止贵州。湖南省调煤保电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在10月11日召开的电煤运行工作会议上,提出全国出现煤炭生产下降,价格大幅上涨,铁路运力不足的新情况。湖南省电煤库存、重点水库水位均处于近几年来最低位,这些因素综合叠加,对全省迎峰度冬电力平稳运行影响很大。

为此要及时解决煤炭调运中出现的矛盾和问题,要实行电煤预警通报,严格执行“以煤定电”措施。

9月30日,云南经信委也召开过煤炭运输专题紧急会议,专题研究昆钢焦煤保障问题。

北京长贸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腾认为,各地紧急部署电煤供应问题,还是供给不足造成的,比如秦皇岛港口近期一度库存是300多万吨,有些偏紧,正常情况下库存应该是其好几倍。

今年以来,随着煤炭去产能步伐加快,煤炭价格的确存在快速上升的趋势。10月24日,秦皇岛5500大卡电煤价格为每吨元的水平,比年初每吨上涨元,涨幅超过50%。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煤炭需求突然大量增加了。“此轮煤炭价格上涨,主要还是短期供应减少所致,现在国家要求增加部分产量,预计下一步还会维持一段高水平的价格,甚至又会产生过剩,价格再出现大幅度下降的状况。”他说。

焦炭价格上升更快。焦炭现货山东日照钢铁10月19日二级冶金焦采购含税到厂最新价格已经涨到1660元/吨,这个价格比年初的不足800元水平,涨幅超过一倍。

钢铁市场专家马忠普认为,焦煤供给不足,价格上涨,就是导致钢铁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而且对其他大宗商品也产生影响。现在钢铁价格率先回升,也带动了其他商品的回升,对7、8月份的经济数据有直接的影响,但这也不能掩盖经济下行的趋势。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认为, 总的看法是,今年由于房地产市场的翻转和市场的变化,造成煤炭市场的恢复性上涨,但不符合中国经济长期发展的规律。

“从前景上讲,中国煤炭用量还是应该下降,煤炭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是要减少产能,通过市场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不是恢复到计划经济这个角度上来。”他说。

国家发改委近期召开了煤电油气运保障工作部际协调机制第十一次会议,提出要高度重视并解决好当前部分地区供应偏紧的矛盾。

在有序释放安全高效先进产能的同时,有序引导在建煤矿投产达产增加一部分产能,与完善市场化长期合同相衔接,针对少数供应偏紧地区定向增加部分产能投放,保障居民取暖、发电等用煤需求。

区分轻重缓急,强化对电煤供应偏紧地区产运需的综合协调,积极采取“以煤定电”、“以热定电”等有效措施。

该会议还要求提前做好2017年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充分利用当前有利时机,鼓励推进煤炭供需双方签订中长期合同,建立长期、稳定、诚信、高效的合作关系,保障煤炭有效稳定供应。

此前国家发改委已经实施了煤炭增产的措施,规定日均分别增产30万吨、50万吨。

马忠普建议,现在可以把原来关闭的对生态环境影响不严重的工厂恢复生产,增大供应,因为合理的过剩可以维持供需,使价格稳定。

“市场发展到今天,不能再由行政力量来控制产需平衡了。又要去产能,又要保供给,这本身就是矛盾的。”他说,“归市场管的供需平衡还是应该留给市场,应该适当放开让市场去调节。”他说。

供暖季到来后,如果煤炭价格继续上升,可能会进一步影响到钢铁和电力等行业。 因为电煤和焦煤价格快速上升,已经侵蚀了电力行业和钢铁行业的利润,上述两行业正处在亏损边缘。

中国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认为,过去煤炭价格下降,电力和钢铁行业利润回升,现在是煤炭价格上升,电力和钢铁利润下降。

其实在国外很少见到这种情况。煤、电和钢都是上下游的关系,但是在中国由于巨大的行业冲突导致这种你死我活的局面存在,“应该相互依存、相互发展、共同支撑。像国外一般签订长期协议,不会因为市场短期变动就会产生很大波动。”他说。

不过,煤炭价格上升也不一定都是坏事。

北京长贸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腾认为,现在煤炭价格高了,就要有意识地淘汰落后发电和钢铁企业。等到一定程度供需平衡后,煤炭再降价,第二轮再淘汰一批相对落后的煤炭企业。这样就达到了煤炭生产和消费逐步下降,从而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目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