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财

在华德企诉北京城建八违规转包农民工讨薪要

2018-11-24 17:10:02

在华德企诉北京城建八违规转包 农民工讨薪要过年

中新1月9日电 (财经频道 王硕) 刚刚过去的2012年12月27日,中新财经频道接到了一家德资在华企业及北京一家投资管理公司对北京城建八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城建八)的投诉,如今这起纠纷已经引发了农民工集体讨薪的恶性事件。

1月8日,中新财经频道来到了位于北京市顺义区天竺空港经济开发区的施工工地。“俺受不了了,没有水没有电,睡在地上。我们在这里已经两个多月了,一共50多个人,一个月就给200元零花钱。马上过年了,我们干了一年了,还没拿到工资。”陈兴斌、王昌龙、张秀华、陆凤富、李忠贵等一大群民工冻得直打哆嗦。他们穿着破烂的棉袄,席地而坐,这一个月以来北京的天气特别寒冷,气温已经降到零下十度。施工一半的厂房四面透风,没有阳光的照射,更是阴冷。

中新财经频道在现场看到,民工中有看施工材料的,大部分是做项目二期结构的工人,还有一部分水电班的工人。约莫40岁头发凌乱的陈兴斌诉说:“最少的小工也欠了一万七八,有四川的、有安徽的、有山东的、还有云南的。”工人们说:“甲方说钱都给城建八了,城建八说没拿到钱,他们这两方绝对有牵扯。但是跟我们没关,我们等钱回家呢!”

据了解,当事双方从亲密无间到怒目相对,也只是一年而已。

项目工期已延五个月外资质疑在华投资环境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当事方之一的康保安防系统(中国)有限公司是一家德资外商企业,也是世界第三大安防设备供应商KABA在华的合资公司,2011年康保中国准备在顺义空港工业区投产康保安防系统(中国)亚太区安全门研发生产基地工程。于是康保中国便委托格兰达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进行新生产基地的建设。新基地建成后,格兰达投资会将其交给康保中国使用。2011年6月22日格兰达投资通过招标的方式与北京城建八公司签订了《施工总包合同》(该合同已向顺义建委备案,备案号:京顺第号)。约定乙方(城建八)负责按合同工期完成合同清单内容,甲方(格兰达投资)负责按合同约定比例的75%支付工程进度款。这本应该是一次皆大欢喜的合作,城建八又接到了大工程、康保中国则可以走出在华投资的第一步,但后来事情的发展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2012年12月27日晚上8点,康保安防中国投资总监张立来到了中新会议室,面对,他手里捧着一叠厚厚的资料:“工期延迟已经长达5个月,至今工地已经停工,我们根本看不到工程完工的希望。”

在康保中国向提供的《厂房一等四项工程整体施工进度计划》中可以看到,工程开始时间为2011年7月28日,应竣工时间为2012年7月26日。以2012年12月26日为节点,工程已经拖延5个月。

为何延期?答案简单的惊人:没钱!

工程款应该给多少合同约定75%还借了100万?

看到,在双方签订的合同中,对于工程款的支付有明确的约定,项目使用方康保中国董事长王东伟在接受中新财经频道采访时复诵了相关内容:“合同约定,按已完工程的工程量付75%工程款,工程全部结束后要进入结算,进入结算前乙方要退场,退场时付到80%(再付5%),结算完毕后付到95%(再付15%)进入质保期,两年质保期完成后付最后的5%。”

对于合同约定的“支付75%工程款”双方并没有异议。12月28日中新财经频道采访了北京城建八副总经理王益中,王益中对甲方工程款的支付情况表示了心中的不满:“从签订合同一直到前两天为止,甲方不但克扣我们公司工程款,而且10月、11月工程款没付。从今年10月份开始不断出难题,以拖延工期为由

在华德企诉北京城建八违规转包农民工讨薪要

,后面的项目不想让我们做,后面不想让我们做的真正原因我知道,因为建筑企业从开始做结构做前期这段都是不赚钱的,但是后面安装、设备是有利润的。合同里有75%的约定,但是合同里还应该有约定在施工进场前,甲方应该支付材料备料款、安全文明施工保证金、安全文明施工措施费。我们要拿着这笔钱去备料,去做安全文明施工准备,但是没给。我们建筑公司找一个活不容易,我们愿意干好,但是这个项目我们都不愿意干了,我们宁愿忍痛将应得的利益割掉。”

对此甲方格兰达投资认为从没有克扣过城建八的工程款。格兰达投资从工程开始就委托甲级造价咨询公司(北京中兴恒信工程造价咨询公司)负责工程款审核。监理公司作为独立第三方也一直负责工程量的审核和进度款的支付。格兰达认为城建八一直违反合同中约定的进度款支付原则(进度款是针对已完工程的工程量)把未完工程的工程量报给监理和造价咨询公司,这是城建八一直声称工程进度款被克扣的真实原因。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格兰达投资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向北京城建八支付了经监理、造价咨询公司认定已完成工程量75%的工程款,不存在拖欠总包工程款的问题。截止目前甲方格兰达投资已支付总包工程款33,171,014.07元。总包单位经监理、咨询公司审核完成的工程款为:44,354,905.21元。支付比例为:75%。格兰达投资表示,10月进度款经监理和咨询公司审核后,格兰达根据合同相关规定扣除了城建八防水和屋面工程质量的相关费用的30万元,城建八以此原因拒收剩余工程款,从这时开始,城建八就不再收任何格兰达投资发出的文件,造成双方无法沟通。刚过去的12月25日,格兰达投资还正式发文催促北京城建八上报工程款,但还是如石沉大海没有任何消息。

针对由于后面工程有利润所以甲方不想让北京城建八做的说法,康保中国投资总监张立对中新财经频道说:“真正的原因是北京城建八的项目部没有能力(挂靠公司)、信誉和资金完成后续项目,北京城建八两次向格兰达投资借款:第一次为100万元;第二次为200万元。第一次借款格兰达投资借了;第二次由于工期延误,格兰达投资同意借款,但前提条件是请乙方承诺完工时间和工地移交时间以及专款专用,由于城建八无法承诺,所以双方未就此事达成一致。后续工程由于乙方没有施工组织能力和没有资金购买材料而无法施工。从9月份起,现场施工人员严重不足,现场基本没有管理,在格兰达投资多次催促下,现场还没有任何改善,这是工程没法完成的真实原因。关于材料备料款根据双方约定格兰达投资不需要支付乙方材料备料款,另外格兰达投资已经足额支付了安全文明施工费。”

对于借款,12月28日在接受中新财经频道采访时北京城建八副总经理王益中表示:“借过一个100万,但是在后面的两三个月里陆续已经扣回去了,这是建设工程中不可避免的,换句话说是一种惯例。每月甲方支付75%的进度款,可是在建筑过程中每月所花的钱是100%。比如我的利润是5%,刨除利润我要往里垫20%,越积越多,可能已经垫付了三千万、两千万了。谁都有困难的时候,现在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原来建筑业有种说法就是可以赊账,我买材料可以过两三个月给钱,但是现在赊不起,人家不给赊账。在这种困难的情况下,通常甲乙双方会协商,能不能提前支付一点,或者多支付一点。要是别的甲方就没事,但是这个甲方就是要按合同走,在买材料确实没钱的时候,借100万。甲方借的这100万并没有用到其他地方,还是给他买材料,给他干活了。”

关于“挂靠”指控牵扯出一家安徽劳务公司

根据甲方格兰达投资反映,经过他们对施工现场的调查了解,发现总承包单位北京城建八允许不具有施工资质的施工单位借用其施工总承包资质(“挂靠”)承揽了这次的工程项目,挂靠的施工单位又通过扩大劳务分包的方式将本工程分包给了一家安徽劳务公司(安徽省马鞍山市华茂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施工单位违反了北京市劳务分包合同管理规定签订了扩大劳务分包合同,劳务公司将所承接劳务作业转包给个人。

12月28日,中新财经频道采访了项目使用方康保安防中国董事长王东伟,他说:“他是挂靠的,所有没有管理能力,他把所有的管理权和施工权都交给一个包工头了。城建八的约束力非常低,在合同履行中施工组织非常混乱、施工质量低劣。工程一直不断延期,项目经理薛元新从工程开始至今一直未出现,监理多次发文件催促依然没到。项目技术负责人,项目经营负责人均非城建八员工,严重违反北京市建委的相关规定,是明显工程挂靠行为。”

对于挂靠指控,12月28日,北京城建八副总经理王益中在接受中新财经频道采访时也做出了回应:“北京市建委有明确规定,我们作为国营的大型建筑公司,对北京市建委规定的法规会严格执行,如果甲方有异议可以到建委去举证我们。但如果甲方说的不是事实,我们公司保留诬告造成损失以及追究的权利。”

纠纷殃及农民工冰天雪地讨薪轮流躺在工地

2012年12月17日至20日,在顺义区施工现场,工地被农民工五、六十人包围,向格兰达投资讨要“拖欠的近一千万元巨额劳务费”,顺义区政府、建委、公安局、空港管委会、劳动局等诸多机构紧急介入。

北京城建八副总经理王益中当天受公司指派赶到了现场,12月28日,北京城建八副总经理王益中在接受中新财经频道采访时说:“公司经研究决定既然甲方不让我们做了,就进行清算然后我们撤出,但是由于10月就没给工程款,我们没钱支付民工费。甚至到11月底,因为拖欠供电局的电费,供电局停电,工地没水没电,几十个工人在这么寒冷的天气里等待着甲方的结果。一直从11月24日停水停电到12月24日,工人就找他们要钱,然后甲方报警及通知了一些部门(劳动部门、建委、空港开发区、顺义区分局、派出所)到现场。当时,公司派我去现场一起解决,我被骂还被打了一巴掌。当时我忍耐住了,因为我考虑到后面还需要解决,国家需要稳定,作为公司领导我还有职责,我需要介绍情况配合相关部门共同解决问题,有些事情需要冷静,我当时就很不舒服,我现在还在医院住着,我已经在后沙峪派出所报案了。”

12月27日,康保安防中国投资总监张立在接受中新财经频道采访时对此表示:“北京城建八未按合同中乙方承诺工程款优先支付农民工工资,造成农民工群体事件。城建八与格兰达投资签订的《施工总包合同》中明确规定了城建八应与包括农民工在内的所有工人签订劳务合同,及时足额支付工资等劳动报酬的义务。但是城建八违反总包合同及其与劳务单位的协议约定,拖欠劳务公司巨额劳务费,不仅导致现场其他分包单位无法施工,还造成农民工群体围攻工地讨薪的恶劣事件。劳务公司在北京市建筑市场公开信息平台备案的金额为7,864,390元,但其声称拖欠的农民工工资多达900万,城建八想借这个借口拿到后面所有的工程费用,这两个数是能对上的。听现场人员反应现在在施工现场的农民工大部分是受劳务公司雇佣的,目前劳务公司支付每个工人半日的劳务工资雇佣这些农民工帮助城建八向格兰达投资讨要费用。目前还有几十个农民工在现场,他们轮流晚上在我司办公室内值班居住,其余人员在附近的旅馆内住。”

12月28日,项目使用方康保中国董事长王东伟对中新财经频道说:“最大的问题在于恶意讨薪,城建八想以这种方式施加压力让甲方把后续的钱全都付给他,他们担心在以后的结算中站不住脚。顺义区建委监察大队也介入了,劳动局也介入了,农民工两次围攻。城建八与安徽华茂是勾结在一起的,专门有一帮老头、老太太社会上的人,专门闹事,现在已经演变成恶意讨薪,局面已经非常混乱,建委、派出所都去了两次。我给国家信访局和北京市政府信访办都写了信,外商投资环境成问题,德国那边也很重视。国家严令禁止挂靠和扩大劳务分包,现在北京城建八一分钱没有完全依靠农民工工资和我们支付的工程款来完成工程,这是做不到的,如果一点自有资金的能力都没有,你是没法干这个工程的。”

12月28日,接受采访时王东伟转发给中新财经频道一条他与顺义建委执法大队刘海和的短信息,刘海和在短信中表示“我一直在协调总包和劳务,而且通知了市建委,市建委领导也打约束他们了,应该不会在围堵建设单位了!”王东伟说:“虽然刘队长进行了一些措施,但是现在围堵人员还是一直没走,轮班在工地呆着。该生产基地原计划的投产时间为2012年10月8日,现因工程滞后,很多订单无法按期交货,已经造成我公司在华业务的受损。”

为了解事情真相和农民工讨薪的进展情况,中新财经频道采访了顺义区劳动监察大队,办公室负责人表示:“据了解,双方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涉及到劳务费的问题,不是欠薪的问题了。经过我们的人员介入以后了解到是讨劳务费的问题。农民工是劳务公司组织过去的,企业欠劳务公司的钱,劳务公司组织农民工到那是以欠薪的名义去讨劳务费,现在他们已进入司法程序了,到法院了。”

可以确定的是,没有任何一方希望看到今天的局面,对簿公堂好像已经无法避免。也许是双方想象的都太过丰满,现实又骨感的让人难以接受。只希望双方的矛盾能够早点化解,工人们能够早点拿到自己的报酬,中新财经频道会继续关注此事进展。(中新财经频道)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